科研動態

您的位置:首頁 - 科研資訊 - 科研動態
“上山與下鄉:庶民的精神世界與底層的社會維系”工作坊會議綜述
发布时间:2019-12-06     作者:宗教研究所 王芳妮   访问量:487次   分享到:

图片1.png

會議現場

11月30日,由我院宗教研究所、西北大学历史学院、西北大学玄奘研究院联合主办的“中国宗教研究工作坊”第3期活动在我院顺利举行。院党组成员、副院长杨辽出席活动并致开幕辞。我院宗教研究所原所长樊光春研究员、西北大学玄奘研究院院长李利安教授受邀发言。我院宗教研究所所长李继武研究员主持开幕式。西北大学、我院宗教研究所全体科研人员及相关领域專家學者、学生、社会人士20余人参会。

图片2.png

院黨組成員、副院長楊遼致辭

图片5.png

我院宗教研究所原所長樊光春研究員發言

图片3.png

西北大學玄奘研究院院長李利安教授發言

楊遼在致辭中談到,這次“中國宗教研究工作坊”的活動使我們不僅可以通過宗教研究探究底層民衆的精神世界,而且討論的主題也是宗教“中國化”研究的重要內容,這對于推動中國宗教、尤其是陝西宗教的學術研究有著重大意義。

李利安教授介紹了本次活動的緣起、設想和宗旨。民間信仰作爲宗教研究的一個重要話題,與底層民衆的精神世界息息相關。本次工作坊希望從民間信仰的角度探討長安城、終南山、關中平原三個地理空間背後深刻的文化意涵。“上山”是要表達對社會的脫離,對主流社會生活方式的反思和批判;“下鄉”是要將所有的文明創造沈澱到底層社會當中,使其落地生根,發揮現實的作用。此次題目的設置初衷是希望能夠進一步梳理終南山和平原鄉村之間的關系,更加清晰地認識中國文化的格局。在今天黨中央、習近平總書記對宗教研究十分重視的背景下,本次活動具有理論、學術和現實的意義,從事宗教研究能夠爲國家民族未來的文化發展提供學術的支撐。

图片4.png

曲阜師範大學的張淼教授作主題報告

在主題報告環節,曲阜師範大學的張淼教授通過對五六世紀關中佛道教造像碑的解讀,梳理了曆史上北朝時期關中民衆宗教信仰的一般狀況。他認爲,除了傳統紙質文獻,碑刻文獻也是研究地域宗教很有價值的資料。通過對關中地區集中出土的大量佛道教造像碑的介紹,張淼教授從精神信仰和社會結構層面展現了中古時代關中普通民衆佛道信仰及其融合情況。針對張淼教授的觀點,樊光春研究員認爲,研究關中造像碑需要深厚的古文字功底和藝術美術史功力,做起來並不容易。張淼教授不僅對造像碑的來源作了清晰的說明,還對關中造像碑從形制到內容作了細致的分析。

图片6.png

我院宗教研究所所長李繼武研究員作主題報告

李繼武研究員介紹了秦嶺太白山太白神信仰的發展與衍變過程。他談到,太白神信仰是陝西關中一種很特殊的信仰現象。通過對太白神信仰的形成、信仰對象與內容、地位與影響在不同曆史時期衍變的說明,可以看到太白神的形成及發展過程包含了庶民、文人、宗教界、政府各方面的參與。各方因各自不同的需求,共同造就了太白神。李利安教授對李繼武的發言提出幾點看法。他認爲,一是太白神這種源于自然神崇拜的信仰表達了人類對自然奧秘的探索和對和諧處理人與自然關系的訴求;二是太白神從自然神轉化成爲了人格神,這種人間造神以及造神軌迹顯示了中國文化的特色;三是太白神具有很強的功利性,缺乏倫理教化功能和對宇宙終極真理的探求;四是太白神這類中國的民間信仰重視禮儀的紐帶性、推動性、平台性;五是太白神既要沈澱在社會民衆之中,又要和這個社會的組織體系對接。這是民間信仰在底層社會掙紮的表現,也是社會底層民衆被擠壓情緒的表達;六是民間信仰的底層性、粗俗性等特點使其具有地方局限性。

我院宗教研究所王芳妮博士介紹了“廟宇型民間信仰”在當下鄉村中發揮的作用。她以陝西境內的索娘娘信仰、天台山廟會和黑龍潭廟會爲例,總結出民間信仰對普通百姓具有精神安慰、社會維系和激發其履行社會義務的功能。西北大學王雪梅教授認爲,王芳妮的報告是對當下陝西民間信仰情況的真實反映。她認爲在給民間信仰分類時,需要對“廟宇型”概念做進一步界定,並考慮到這些廟會的功能不僅僅體現出民衆的宗教訴求。另外在研究方法上,可以兼顧宗教社會學和人類學的田野調研方法,使內容更加詳實。

我院宗教研究所副研究員周玉茹就佛教信仰對象“菩薩”和中國民間“娘娘”這兩個詞語在民衆信仰生活中出現的跨界現象進行了分析。通過問卷調研,周玉茹發現有相當數量的被訪者(農村婦女)難以區分這兩個概念。這是由于隨著佛教中國化進程不斷深入,民間社會對佛教神祗進行了改造。在民衆日常生活中,菩薩一詞早已超越了佛教指涉的範圍,成爲民間神祗的稱謂。張淼認爲,周玉茹通過實地調研的方式,呈現出了“菩薩”這一高雅的信仰對象和“娘娘”這一世俗性極強的稱謂是如何發生關聯的。爲了使這種呈現更清晰、更具說服力,今後可以將調研對象局限在鄉村中的各個娘娘廟周圍,並通過娘娘圖像的搜集直觀展現二者之間的聯系。

西北大學玄奘研究院博士生郭儲對以太興山爲中心的民間信仰體系進行了介紹。他從鄉村與民間宗教互動的視角,以太興山村廟群爲研究對象,通過已有的傳世文獻、山內留存的碑刻以及訪談記錄論述了太興山上村廟的神性建構與鄉下庶民的精神訴求的結合過程、太興山民間信仰別具一格的社會組織形態。從村廟的教育意義、鄉村管理、曆史沿革、布局形態等多個方面,把握民間宗教信仰與社群之間的關系。我院宗教研究所副研究員黃崑威提出三點看法。一是對民間宗教或信仰進行系統的研究,不但需要深厚的理論修養,還要在該信仰存在的地方紮下根去,融入其中;二是研究民間信仰不能脫離中國的曆史文化背景,即封建集權的政治制度和家國同構的社會制度,“上山”與“下鄉”不能分離;三是民間宗教和民間信仰是建構底層民衆社會文化精神生活的重要手段。

图片13.png

院宗教研究所副所長潘存娟副研究員作主題報告

我院宗教研究所副所長潘存娟副研究員通過對個人信仰口述史料的收集和整理,展現了民間信仰在個人生命史中具有獨特的功能。通過對三個案例的詳細介紹,她總結出民間信仰對個體生命的四項功能,即啓蒙教育、信仰引導、心理安撫和個性塑造。民間信仰具有社會維系的文化功能,具體到個體生命史中,以上各種功能正是這種文化功能的生動體現。西北大學中東研究所講師謝志斌博士認爲,“口述史”研究這種方法頗具難度,但也對更好地把握“真實曆史”和“真實宗教”具有很高價值。其次,“個人生命史”的視角可以觸摸到宗教文化的最深處,乃至從研究民間信仰對個體生命的影響最終可以擴展上升到其對民衆集體意識、民族精神的塑造意義。

我院宗教研究所景天星博士主要從佛教名山信仰實踐構建、理論貢獻、學術反思三個方面對他的主題報告做過了詳細的論述。他認爲,雪窦山連續兩年的“彌勒文化高峰論壇”推展了五大名山信仰,這不僅是對佛教名山信仰的實踐建構,而且有非常重要的理論貢獻,我們應對其進行學術反思。他還認爲,佛教傳入中國從四大菩薩到五大菩薩,從四大名山到五大名山,這是來自中國文化獨一的悠久傳統。西北大學李永斌對景天星博士的總結表示高度的贊同,提出了有關田野調查、民間信仰、菩薩信仰以及傳統文化方面的一些見解。

 西北大學曹振明博士對澄觀“仍往峨嵋,求見普賢”之說提出自己的質疑。他從澄觀的思想研究入手,以史實資料爲依據對自己的觀點進行了論證。通過解讀《宋高僧傳》等資料,他認爲“仍往峨嵋,求見普賢”之說,很可能是出于晚唐末五代以來的附會或假托。他還認爲澄觀所負之盛名,無疑爲峨眉山普賢菩薩道場形象增添了更大的可信度和聲譽。景天星博士指出,曹振明博士的研究題目耳目一新,材料研究有非常重要的意義。他對曹振明博士提到的“那羅延山、蔚州、光明山”以及五台山華嚴道場範圍做了細致的補充,並提出了一些自己的反思。他認爲有些材料是存疑,但是在曆史上是起到作用的,澄觀對五台山的貢獻也是不可否認的。

图片21.png

西北大學王雪梅教授作主題報告

西北大學王雪梅教授指出,祈雨是自古以來就普遍存在的現象,地方志、民間檔案文獻對地方社會祈雨活動也多有記載,但比較零散。《南部檔案》中保存了較爲豐富的祈雨檔案文獻。她通過對《南部檔案》中有關祈雨現象記載的研究,主要從南部縣禱雨神明、禁忌與儀式空間、祈雨與南部縣民衆的參與祈雨、民衆自發組織參與祈雨、地方官參與祈雨、僧道參與祈雨這幾個方面對當時的祈雨活動做了細致分析。她指出,祈雨不僅僅是一個儀式或者民俗活動,在傳統社會,它承載了地方社會各方凝聚、整合的力量,爲地方社會的安定發揮很大的作用。潘存娟研究員對此作出了評議。她認爲,從王雪梅教授的文章框架可以看出,這個研究是很全面的,對祈雨現象有一個非常立體的展現,讓我們能夠了解到更多的細節。並且,這項研究並沒有只做文字描述,而是在研讀後提出了一系列的問題。這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在最後的總結發言中,樊光春研究員指出,宗教學研究在西安呈現出和諧發展、持續創新的態勢,這是十分令人欣慰的。我們要處理好民間宗教在學術和行政上的關系,相關的調查研究是比較欠缺的,我們應該予以重視。樊光春研究員還從民間信仰的主體、組織形式、與寺觀關系等幾個方面談論了自己對民間信仰的一些認識和見解,指出我們應該在曆史研究的基礎上,多關注當代、現代民間信仰活動,多關注這些現實問題。

李利安教授以轴心时代人类智慧大爆发为例,阐释和比较了希腊文明、古印度文明和古中国文明,认为这三种文明分别在人与自然、人与神、人与人等三种关系的处理方面有自己的独特建树。他强调中国儒释道三个主流宗教相互并列互补,大量民间宗教、民间信仰上下呼应,这样的宗教体系全球罕见、是中国独有的,这也让中国的宗教体系更加牢靠。民间信仰的非正统,非官方、非精英这样的特点使得其否定对象更有价值、更有意义。民间信仰为儒释道三教并立提供了土壤、使其更具合法性,更突出了其区别于民间信仰的价值和意义。李利安教授还指出,民间信仰作为中国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面临着有史以来最为严峻的挑战。  

張淼教授根據自己的出國經曆,談到了基督教對中國文化的沖擊。在中國的大趨勢下,學者的力量是很薄弱的,但是作爲學者,要把自己研究的領域做好,正如樊光春研究員所指出的,要關注現實,不能讓我們的中國傳統文化斷裂。,要讓具有中國特色的民間信仰或者說儒釋道信仰得以延續流傳。我們要盡可能做好研究,把研究成果展示出來,讓更多人了解、關注我們中華民族的精神支柱——中國的宗教文化。

 

?

      <kbd id='aksjhdijkad'></kbd><address id='aksjhdijkad'><style id='aksjhdijkad'></style></address><button id='aksjhdijkad'></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