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成果

您的位置:首頁 - 科研資訊 - 科研成果
罗丞、冯煜雯:解决相对贫困 走共同富裕道路
发布时间:2019-11-22     作者:《陝西日報》   访问量:940次   分享到:

制度穩則國家穩。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強調,堅持改革創新,突出堅持和完善支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根本制度、基本制度、重要制度,著力固根基、揚優勢、補短板、強弱項,構建系統完備、科學規範、運行有效的制度體系,加強系統治理、依法治理、綜合治理、源頭治理,把我國制度優勢更好轉化爲國家治理效能。全會同時提出,要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建立解決相對貧困的長效機制。

建立解決相對貧困的長效機制,要始終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根本方向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是黨和人民曆盡千辛萬苦、付出巨大代價取得的根本成就。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科學社會主義理論邏輯和中國社會發展曆史邏輯的辯證統一,是根植于中國大地、反映中國人民意願、適應中國和時代發展進步要求的科學社會主義,具有深厚的曆史淵源和廣泛的現實基礎。

1949年新中國成立之初,人均國民收入僅爲27美元,是當時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不及亞洲人均國民收入44美元的2/3,絕大多數人處于絕對貧困狀態。70年來,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全國人民堅韌不拔、團結奮鬥,成功打贏了一場消除貧困、實現總體小康的攻堅戰。農村貧困人口由改革開放初期的7.7億減少到2018年的1660萬,2020年即將全部脫貧。2018年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4617元,貧困地區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0371元,占全國平均水平的71%。扣除物價因素,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1949年實際增長40倍。預計到2019年底,全國95%左右現行標准的貧困人口將實現脫貧,90%以上的貧困縣將實現摘帽。

上述發展成績的取得,正是由于中國共産黨團結帶領全國各族人民,立足中國具體實際,發展和完善社會主義制度,不斷探索實踐,不斷改革創新,加強和改善民生治理,從而取得了曆史性成就。

建立解決相對貧困的長效機制,要繼續發揮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體系的顯著優勢

脫貧攻堅階段,我們依托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探索建立了貧困精准識別退出機制、五級書記抓脫貧的責任體系、貧困地區統攬全局的動員體系、東西部協作對口幫扶體系、第三方評估嚴格抽查的評價體系……農村地區脫貧攻堅成績有目共睹。

在解決相對貧困階段,我們要繼續發揮我國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體系中堅持人民當家作主,發展人民民主,密切聯系群衆,緊緊依靠人民推動國家發展;堅持全面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切實保障社會公平正義和人民權利;堅持全國一盤棋,調動各方面積極性,集中力量辦大事;堅持各民族一律平等,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實現共同團結奮鬥、共同繁榮發展;堅持共同理想信念、價值理念、道德觀念,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革命文化、社會主義先進文化,促進全體人民在思想上精神上緊緊團結在一起;堅持以人民爲中心的發展思想,不斷保障和改善民生、增進人民福祉,走共同富裕道路;堅持改革創新、與時俱進,善于自我完善、自我發展,使社會充滿生機活力等方面的顯著優勢,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

建立解決相對貧困的長效機制,要繼續加強和完善治理措施

把醫療衛生作爲基本保障。針對因病、因殘致貧返貧的人群,因人施策,兜底補短,從根子上阻斷貧困蔓延。首先要全面實施醫療機構“團隊簽約、責任到人、挂牌公示、上門服務”的健康扶貧模式,強化醫療扶貧。其次要對喪失勞動能力和“鳏寡孤獨癡殘”等特殊人群實行兜底保障,全面做好摸底排查、分析研判、動態調整。最後要創新綜合保障措施,提升農民家庭抗風險能力。

把發展産業提升質量作爲根本保證。將統籌當前脫貧目標與長遠發展相結合,因地制宜、因時制宜,推動特色産業發展。通過股份合作、訂單幫扶、生産托管等方式,推動貧困戶與經營主體建立穩定、緊密、互利的利益聯結關系,采取“黨支部、企業、基地、合作社+貧困戶”等多種形式,帶動貧困戶發展産業。推進旅遊、電商、光伏與農業産業的深度融合,開發農業多功能,拓展新産業、新業態,搭建縣、鎮、村三級電子商務服務體系。

把就業創業作爲重要手段。始終堅持把就業扶貧作爲長效脫貧、鞏固脫貧成果的主要手段,充分發揮民營企業、扶貧基地、社區工廠等帶動作用,保障有勞動能力且符合條件的建檔立卡貧困戶每戶至少有1人穩定就業。加強勞務輸出、技能培訓促進就業增收,建立貧困勞動力輸入地與輸出地勞務協作機制,建立跨區域勞動力供求信息采集和發布制度,實現人力資源信息共享,打通兩地務工就業直通車。針對無法離鄉、無業可扶、無力脫貧的“三無”貧困勞動力,建立“三無人員+公益性崗位”安置就業模式。

把貧困村組道路建設作爲基礎支撐。堅持“交通先行”工作思路,抓實“四好農村路”建設,加快貧困村組道路建設,把綠水青山轉變成金山銀山,讓資源優勢轉換成經濟優勢。首先要籌集資金,破解村組道路建設制約瓶頸。其次要優化管理,創新推進項目建設機制。最後要全面推行“公益性崗位+公路養護”模式,創新公路養管模式。建立路政、運政、交警、安監等部門聯合執法的路産路權保護機制,重拳打擊侵占、破壞公路建設成果的涉路違法行爲。

把壯大集體經濟作爲主要抓手。積極探索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的有效途徑和形式,通過“聯村黨委+”“黨支部+”等模式,積極推進農村資源變資産、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民,加快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開展農村集體經濟“破零”行動,建立村級集體經濟穩定增長長效機制。通過土地流轉、牲畜托管和土地經營權入股等方式,帶動貧困戶增收。

把激發內生動力作爲重要舉措。堅持把精神脫貧作爲解決貧困最持久動力。創新扶貧扶志載體和模式,提振貧困群衆“精氣神”,把扶貧與扶志扶智相結合,提高貧困群衆自我發展能力。大力開展以“誠、孝、儉、勤、和”爲主要內容的新民風建設,設立“道德講堂”“紅黑榜”“善行義舉榜”,開展移風易俗,培育文明新風。評選自強標兵、致富帶頭人、道德模範,開展“四面紅旗村”創建活動。開展種植養殖、家政服務、電子商務等實用技術和勞動技能培訓。改變貧困戶“等靠要”想法,樹立自力更生、艱苦創業的思想意識。

建立解決相對貧困的長效機制,要客觀科學地識別問題並逐步分階段解決

當前,脫貧攻堅已到了決戰決勝、全面收官的關鍵階段,現行貧困標准下的絕對貧困有望消除,解決相對貧困將是一項長期的任務。考慮到我國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長遠目標,解決相對貧困將更加重視縮小個人收入和生活水平差距,貧困標准將更加體現公平性和城鄉統一,同時,應客觀、科學地考慮特殊群體的生活需求。

要建立事前預警監測機制。改變目前事後認定貧困的做法,整合衛生健康、教育等信息,依靠駐村扶貧工作隊、居委會等力量,建立致貧返貧事前預警監測機制。以縣(區)爲單位制定人口分類管理標准,依據監測預警信息確定已返貧和需鞏固提升對象清單,逐一分析返貧原因和提升路徑,有針對性地實施精准幫扶。對因不可抗力收入急劇下降的人群,實施臨時救助等綜合措施,確保其收入穩定。

要建立城鄉統籌的貧困治理體系。在國家層面建立城鄉統籌、部門協調的貧困治理體系,明確扶貧體制中各參與主體的責任分工,特別是政府、市場和社會組織的分工,加強地方政府的能力建設,強化對金融資源和社會資源的動員。

要建立以公平爲基礎的社會保障體系。首先要針對農民工的社會保障開展制度設計,實現社會保障全民覆蓋和共享。其次要提高社會保障水平,尤其是對農村養老、醫療和教育的保障水平。再次要完善貧困人口醫療、教育、住房、就業等專項救助制度。最後要在貧困兒童營養、健康和教育,貧困老人救助和護理,殘疾人口醫療和就業以及農民工住房和子女教育等方面制定有關救助政策。

要改革現行扶貧財政體系。改變現有財政體系,在國家層面打破城鄉分割、部門分割的財政分配格局,進一步整合涉農扶貧資金,讓有限資金發揮更大效力。優化財政支出結構,改變目前財政扶貧支出中養老、醫療等基本公共服務支出不足的狀況,提高貧困地區尤其是農村貧困地區的公共服務水平,體現公共服務的均等化。

要大膽進行扶貧金融機制創新。盡快發行全國扶貧專項債券,所得收益主要用于脫貧攻堅和解決相對貧困。盡快構建全國統一建設用地指標市場,加速東西部建設用地指標交易流通。探索成立貧困地區發展合作基金,主要用于彌補各貧困縣區和脫貧摘帽縣區在發展産業、基礎設施時由于財政、信貸投入不足所形成的缺口。進一步改善欠發達地區、城鄉弱勢群體和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的可及性和效率,針對服務于中低收入群體和貧困群體創業就業的小微金融出台更多的包容性和支持性政策,要始終堅持以人民爲中心的發展思想,走共同富裕的道路。


罗丞 农村与发展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冯煜雯,农村与发展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原文刊登在《陝西日報》2019年11月22日5版理論)

鏈接:http://esb.sxdaily.com.cn/pc/content/201911/22/content_586030.html

?

      <kbd id='aksjhdijkad'></kbd><address id='aksjhdijkad'><style id='aksjhdijkad'></style></address><button id='aksjhdijkad'></button>